绸缪束薪 三星在天 今夕何夕 见此良人♪
cp是宝贝儿石榴!

[ALL叶]落雨 (一)

改文重写


一.

男人慢慢地从一片杯盘狼藉中站起身,宽大的淡蓝色防护服裹在他身上模糊了本来瘦削的身体轮廓,连带着让原先略显凌厉的线条也柔和了下来。

“那边的实习生,可以开始记录了。”

青年的表情略显狰狞,面有菜色地翻开已经被攒得变了形的软皮记录本。原本为了满怀期待的实习而精挑细选的本子封面沾染上了淡黄色的水渍,水渍中心那一小块的纸皱起来,看得他又是一阵犯恶心。

已经漱过好几次口了,青年依然感觉自己嘴里还残存着淡淡的呕吐物的味道。于是他僵硬地揉揉鼻子来掩盖自己作呕的表情,同时祈祷着自己不要在实习第一天就被上司赶回家。

……太糟糕了。

下一秒青年就在内心中揪住自己的衣领奋力扇了那个...

元宵节快乐

后续走p站

ELS相关的一些摸鱼,最后一张是CQ的贝奶……

大家新年快乐~

新的一年恢复更新,以前的文重修后会发出来,全职的长篇大概只会重写毒了,另外的看心情,yys和els还有clo的更新不定期,要是有哪篇或者哪个CP喜欢的话告诉我就好了,我会酌情(按心情)更新的~

大家鸡年大吉~

just推理小游戏

写给社团的,存个档

一个小游戏


陈家人坐在一起吃饭。

女仆又端上一道炖鱼,陈琅把放在陈汐面前的炖鱼端到自己面前。

陈汐有些惊讶,:“哥,这么久没有在一起吃饭,你还记得我海鲜过敏。”

陈琅笑了笑,母亲田夫人在一旁向妹妹夸耀自己的儿子。

今天这顿饭其乐融融,虽然陈家家主陈老还沉浸在自己陶瓷的收藏中没有一同进餐,但不伤许久没见面的亲戚们之间气氛融洽。

楼上突然爆出一声刺耳的巨响。陈琅手一抖,乳白色的鱼汤洒在桌布上。

“发生什么事了?”田夫人扔下手中的虾壳,起身去看。

桌上的菜肴海鲜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余人也扯起餐布擦拭双手,向楼上走去。

众人刚到楼梯口,就听见女人凄厉惊恐的尖叫...

【阴阳师】鹿目(1-4)

小鹿男x一目连,注意cp


一.


我是如此的渴求,又何等的欣喜。


二.


“是小鹿男大人呀,您今天吹的曲子真好听。”

靠坐在巨大青蛙身上的女童忽闪着她的眼睛,剔透的瞳孔倒映出一棵苍天古树和从古树边角透过的白色衣裾。

正值盛夏,草木润生,一片艳丽的绿色挡住了山兔的视野,她只好指使着青蛙绕过古树盘桓在地面的遒劲的根,小心翼翼地向正面绕去。

入眼即是一个美丽的白发少年。

他轻轻阖着眼,白皙的皮肤与发丝几乎分不清界限,全身都被素白的绸缎包裹,好像是一个被放置在密林深处的精致雕塑。只有额头上的嫣红印记给他平添了几分鲜活,让他看起来比雕塑多了一丝颜色。

他白净的双手正捧着一片...

【monsterz同人】ABOMINATOR(上

虽说下次更新方叶就日了,可是今天刷了饼饼和熊猫共演的这部片儿我还是荡漾了,摸个小鱼。

看过电影的欢迎来找我讨论~


ABOMINATOR


Erbarme dich,Mein Gott,

Herz und Auge weint vor dir

Bitterlich.*


他们相携着手,白色绸缎相交叠,摩擦出掌心冷漠的温度。

幽暗狭长的通道静谧地矗立于他们眼前。遥远的遥远,尽头是仿佛希望的圣洁的光芒。

身后的亲友们欢呼着,有些是叶绘的书迷,更多的在高呼着地图达人的名字。只有堪堪几人强打着微笑在人潮旁安静的注视着他们二人。

叶绘低着头,往日挡住她姣好脸庞的长发被白纱代...

[方叶]间隙 (就要日了 )

时隔两年,我终于打算填坑了。

间隙 间隙续


苏黎世的夜晚比起H市的灯火繁华,显得更加寂静安详。温柔的黑幕环抱着这个城市,遥远的高桥旁渡轮燃着灯火悠然而过,带着奢靡的疯狂。

心怀鬼胎的方锐抬头看看叶修的身影,而后又重新低下头。他很兴奋,兴奋到一直插在口袋里的双手其实是颤抖的,正因如此方锐选择将它们隐匿在衣料下。

双眼毫无意义的盯着电梯内电子屏数楼层的叶修不知道,一旁不厌其烦对着叶修啰嗦的黄少天也不知道。倚在玻璃壁上沉默微笑着端详叶修的喻文州可能发觉了他的颤抖,可是他并不在意方锐。

方锐克制着自己的内心,将雀跃压抑在胸口,吞下呼之欲出的对恋人的呼唤,炽热的火燃烧着他,但是他...

居然还有人在看……天哪 愧疚死

近期一直掉坑els和ma 要是坑有人想看记得留个言 不说了我来一盘33去

1 2 3 4 5 6

© 一杯苦猹 | Powered by LOFTER